首页 >> 手机品牌

怒剑龙吟 第两百八十八章 我身为盾

来源:潮州手机网 2020-03-28 18:21:50

怒剑龙吟 第两百八十八章 我身为盾

淡金色的剑尖近在咫尺之际,齐涛心中一狠,左手五指尽数松开抛下了自己的一支短枪,随即猛然探出,一股形劲力将距离自己一米多远的一名准界级实力队友扯来,挡在了自己的身侧。

下一刻,威势丝毫不减的皇龙剑罡贯穿了那名北庭队员的躯干,透体而出的淡金色剑刃终究因此慢上了几分,只能从齐涛的腰侧擦过,留下的创痕很是轻微。

那名北庭队员直到临死之刻也没有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,本身获取参赛名额的时候他就曾经想到过自己可能殒命,但是如何能够料到后的死亡竟然是队友的出卖所带来的,圆睁的双眼并没有因为死亡而合上,反而加狰狞、愤怒。

不过让风韧没有想到的是,一股尖锐的劲力就在此刻从那名已经殒命的北庭队员中刺出,齐涛的另一杆短枪竟然窜过自己队友的身体展开了凶狠的反击。

这招来得太过突然,太过法预料,就算是反应力惊人的风韧也没有及时展开回避,何况之前他已经因为齐涛的狠辣手段而有一丝失神。

直到疼痛入体的那一刻,风韧才终于醒悟,此刻他所面对的是一个能够为了自己目的不计一切代价的对手。原本他以为,北庭队中为狠辣的是韩负邪,而现在才明白,其实是这位庶出的北庭皇子齐涛才对。

韩负邪虽狠毒,但是多只是一头暴戾的猛虎。而这齐涛,这是一条蛰伏阴暗处的毒蛇,阴险恶毒。

小腹受伤,风韧身形连忙暴退。至于齐涛,就交给同样是愤怒至极的皇甫闲了。而北庭的另外三名围攻晋轩二队的队员在目睹了队友的下丑,纷纷远离了自己的这位副队长,同时对洛亥涛三人的攻势也缓了不少。他们生怕齐涛再次发难,也拿自己当挡箭牌。

背后的队友不能相信之时,那么自然不可能放开力攻击。

这样一来,洛亥涛、兰瑾、王喵三人对上的也只有三名对手,而且还是不敢放开手脚的对手,自然乐在其中,转眼之间就将之前的劣势扳回,隐隐占据了上风。

而另一边,皇甫闲对上仅剩一支短枪的齐涛,再加上他第一次使出的贯龙刺,虽然依旧处于下风,但是并没有之前那种只能基本招架的局势,纵横的剑风爆发出他心中的怒意,狂暴而又凌厉。

要知道,他的父亲当年就是死在了曾经信任之人的手上,他甚至差点因此和拥有金狼匕的风韧翻脸。而今日,再度目睹了相似的情景,之前心中的怒意与怨恨也是骤然爆发,尽数通过手中之剑力发泄。

局势微微转变之际,风韧却是再度陷入苦战之中。之前在和韩负邪的恶斗中他始终留意着自己这边所有的战况,以至于才有了之前那般借着对方强横攻势假装落败,而趁机展开攻击的一幕。

然而,在刚才的那一招中,风韧确确实实是受了点伤,再加上后来齐涛的一枪,又一次交手韩负邪,已经不如之前那般随意。

“和我交手,竟然还有心思关注同伴?你的这份心确实不差,但是太不是时候了!”韩负邪一声怒喝,手中链剑一荡隔开了风韧的皇龙剑罡,趁机灾厄炎剑力一斩,暴涨的炎浪在半空中化为一阵火海,转瞬之间吞噬了那道纤瘦的身影。

此招出尽,韩负邪退到一旁,悬浮空中笑看着那熊熊火海,眼中却是战意依旧。他心中很清楚,自己的对手不可能就这样殒命。

呜呜呜呜――

漫天烈焰之中,一声带着淡淡威严的龙吟骤然响起,道道盘旋飞舞的金光将那赤色的一片部撕裂,风韧身影再现空中,双眸之中多出了一丝有些神圣意味的淡金色,体内弥漫出的威势强横了不少。

沧海龙吟第一层,九转云龙起中原。

韩负邪见状反倒是大喜,他笑道:“你早该如此了,与我交手不仅分神还还隐藏实力,也太有写得起自己了吧?不过现在,倒是应该可以让我彻底尽兴了。”

风韧哼了一声,背后八翼猛然一扇,身形化为一道七彩流光窜出,速度较之之前多上了几分,而且这一次双掌之中的也不再是炙魂剑,而是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皇龙剑罡。

链剑一划斩出,韩负邪的血色双翼也是力拍动,一弧橙光斩过长空,迎上了那淡金色的剑芒。霎时间,呼啸的剑意纵横天界,不过这一次,却是风韧占优。

仅交手三招,韩负邪就已经有些显露败绩,手中灾厄炎剑抓住一记破绽趁机一扬,仗着暴涨的炎浪强行逼退了风韧的剑罡,身形暴退中,他的双眼突然合上,一股阴冷之意自他体内弥漫,与之前那种火属性的灼热截然不同。

果然如此。风韧心中一凛,他早已猜到了这点,此刻才终于得到证实。

韩负邪所修炼的,除了火属性外还有一种,那边是黑暗。

再次双眼睁开之时,韩负邪的眼中已是暗红色充斥,手中的灾厄炎剑刃上跃腾的烈焰加狂暴,而且不再是之前的那种暗红色,明显倾向于漆黑。那柄链剑也是如此,弥漫的橙光中多出了几丝黑芒。

“我知道你除了火属性外,还有光属性。而我,则是暗和火。今天,就让我们来看看,究竟是哪一种,为强横一筹!”韩负邪肆忌惮地放声大笑,身体洋溢出的威势猛然上涨了好几个层次,现在的他,就算是界级三重之人也完有力一战。

风韧对此倒是嘴角微微一翘,他毫不客气地回道:“我之前就说过,你的命,我收下了。今天,就在这里!”

“那便试试吧!”

韩负邪双剑再出,风韧皇龙剑罡一样,赫然迎上。

霎时间,两种截然不同的烈焰弥漫空中,同样又是剑意纵横,不过却为狂暴,交战在一块的身影根本法直接辨认,只能望见那天际中不断掠过的数残影。

而下方赛场中,霍云也终于在宇文坤力一指破开的间隙中穿过了宋红尘那形的封锁,斜着斩出的一抹淡青色刀芒暴涨,目标却是与皇甫闲纠缠不休的齐涛。

之前齐涛的所作所为,霍云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,对于这种为了自己毫不犹豫出卖同伴之人,任谁都不会对他手软,以至于一上来就是杀招。

皇甫闲也瞅见霍云前来相助的这一刀,心中略喜,贯龙刺与青松剑的配合加凌厉,不求击穿齐涛的防御,只为将其拖住。

然而,齐涛却是突然戏谑一笑,空着的左手一翻,一大团淡紫色的光芒从中暴起,顷刻间制造出了一大片的光幕,将霍云与皇甫闲彻底包裹住。

由于那光幕弥漫的速度太,霍云与皇甫闲躲闪不及,被那诡异的紫光一碰,瞬时间四肢中充斥着一股莫名的麻痹感,立刻法动,身形直接停下。

齐涛见状哈哈一笑,转身一脚便印在了霍云的胸膛之上,将他震出,而同时手中刺出的一枪却是朝着皇甫闲的左胸而去,明显是要一击毙命。

嘭!

沉闷的声响中,霍云吐血倒飞而出,手中的雾隐也是直接脱手飞出,整个人直接坠落到了赛场边缘,想挣扎着站起来之时,却是发现根本动不了四肢,强烈的麻痹感加上胸口的剧烈,让他很是难受。

至于皇甫闲,倒是被及时赶来的洛亥涛拉扯了一把,避开了齐涛致命的一击,不过终究还是慢了一步,锋利的枪刃从其肋下擦过,飙出大片鲜血。

“你还好吧?”身形急退中,洛亥涛问了一句。

皇甫闲脸色煞白,他用有些颤抖的声音回道:“肋下的伤不致命,但是四肢力,那股麻痹感很是诡异,目测一时半会是好不了的。”

然而说到这里,皇甫闲感觉到洛亥涛的身躯也是猛然一颤,他的脸色同样不对劲。

“确实啊,我刚才也沾到了一点,浑身也有笑力了。”洛亥涛淡淡一笑,故作镇定。

而齐涛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,他刚才可是用掉了一个玄阶低级的消耗型灵宝才换得了此刻的优势,手中短枪连环点出,螺旋状青色利芒尽数轰击在洛亥涛的银盾之中,让他本身就已经充斥着麻痹的手臂加难受。

“给我破!”一声暴喝中,齐涛手中短枪倒持一刺,顿时青色劲气汇聚成了一大片轰下,仿佛连天都猛然间崩塌了一大块,强横劲力凶狠地倾泻在面前的银盾之上。

轰!

洛亥涛持着盾牌的手臂在这一击下子几乎彻底丧失了直觉,力垂下。此刻,他和皇甫闲的身躯彻底暴露在了齐涛的枪前,再丝毫防御。而周围的同伴,部都被对手缠住,来不及前来营救。

齐涛见状是肆忌惮地大笑不止,手中的短枪再度钻出一道凌厉劲气:“都给我去死吧!”

电光石火间,洛亥涛猛然一记转身,将皇甫闲力推出。几乎是同一时间,锋利的枪刃刺入了他厚实的后背,从左胸贯穿而出,尖锐的淡青色利芒带着大片鲜血飙出,溅得满地都是。

一脚踏在洛亥涛的背后,齐涛将这具生机迅速丧失的身躯震落与场下,双脚一蹬再次跃起,凌空一枪呼啸劈下,又是一青色匹流光纵横,目标却是之前逃过一劫的皇甫闲。

“不要!”空中的风韧也是发现了场中的变故,稍稍失神之间,韩负邪暗属性劲力充斥的链剑猛然划出,弯如一道长鞭状,从他右胸斩至肩头。

与此同时,韩负邪紧接着斜里劈出的一脚也是踏在了风韧的胸口,强横的力度瞬时爆发。

鲜血飞溅中,风韧惨叫一声,身形猛然下坠,背后八翼光芒黯淡,眼中的淡金色光芒也是迅速褪去。

另一边,王喵和兰瑾也是撇下了她们的对手连忙赶往皇甫闲所在的位置上,而那三名看到了一切经过的北庭队员却没有出手阻拦,很主动地退后几步,让出一条道来放二女通过。

“这样做真的好吗?”一名北庭队员隐隐有些担忧。

而另一人摇摇头说道:“刚才我体内真气一下子流转不顺,所以只能退开,你们是不是也这样呢?”

“不错。”第三人邪笑着点了点头,竟然和自己两名同伴完一副看戏的样子,仍凭兰瑾与王喵迎上威势大作的齐涛。

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

,!

儿童咳嗽专用药有几种蚌埠妇科医院小儿厌食吃什么中药

急性脑梗死的护理
下肢静脉炎治疗方法
优卡丹小儿氨酚烷胺颗粒好吗